就可以免了这几万元
2020-12-16 20:5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坠楼之后,小露被送往内江市中医院进行抢救。经过几天的治疗,小露脱离了生命危险。据小宁介绍,目前小露胸腔里还有积水,肋骨断了六七根,平时只能喝一点稀饭。谈到妹妹的病情,她不停说着感谢的话,“妹妹住院这么多天,医院的医生护士们都很照顾,尽管我们到目前为止一分钱都没有,但是他们还是定时给妹妹换药,量体温,半夜还过来问情况。”

昨日上午,在内江市中医院的病房里,已经从重症监护室里转入普通病房的小露状态依旧不是很好。见到记者到来,小露略显紧张,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脸。在姐姐小宁的鼓励下,小露才慢慢的诉说这一场对她来说噩梦一般的经历。

昨日上午,小宁和父亲商量过后,打算将妹妹带回云南老家进行治疗。“欠了医院三万多元了,我们确实拿不出钱来,也不好意思继续在这里住了。”经过和院方协商,小宁写了一张欠条,留下了医院的账号,准备回到云南后慢慢挣钱还这笔费用。

4月29日,内江市大洲广场一居民楼的7楼一间屋里,小露趁着看管人员打牌的空隙,将房门紧锁,跑到阳台,想要从7楼爬下去。然而,刚刚翻出阳台,她就被另一屋子的人看到了。“他们使劲的拍门踹门,看到门快被踢开了,她可能是担心又被抓回去,就松开手从7楼掉了下去。”小露的姐姐小宁介绍。

昨日下午3点,小宁带着妹妹登上了内江开往云南宣威的列车。临别之际,小露强忍着疼痛,撑起身子挥手道别,告别这个让她终生难忘的地方。“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,等我病好了,就和姐姐们一起挣钱还医疗费。”对于姐姐,小露说,“原谅我的任性,对不起。”

当时在云南昆明上班的小宁接到妹妹坠楼的消息,一时间不敢相信。“当时是中医院的座机打过来的,我还以为是骗子,但是听他介绍了详细的情况后,我才晓得真的是妹妹。”火速赶到内江的小宁,在重症监护室见到了妹妹,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。今年春节小露没有回家过年,姐姐小宁当时有些责怪妹妹,“从家里出来这么久,和家人联系很少,连过年都不回来。谁曾想她竟然正在遭受这样的折磨。”

“如果之前我早一点察觉到,早一点过来找她,或许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事情了,都怪我。”在病房里,小宁不停责怪自己,唯一让小宁感到庆幸的,是妹妹还活着。“活着就有希望。”小宁说。

2015年2月,小露寻找到一个逃跑的机会。“要过年了,他们不让我回去,我就提出想去图书馆看看书,然后趁机逃跑。”由于缺乏周密的计划,这一次逃跑没有成功。“回去之后挨了一顿打,被饿了三天。平时一日三餐就吃些素菜,好几周才吃一回肉,和我一起的那十几个人,都面色蜡黄。”回想起那段经历,小露的脸上写满了恐惧。

2014年10月左右,在云南宣威读职高的小露,在同学的游说下,一起来到了内江找工作。然而,令小露没有想到的是,同学口中的好工作,竟是传销组织。“进去之后,每天我就和10多个人一起上课,几个管理人员模样的人不停给我们洗脑。”小露说。连续几次,她都想从这个组织逃跑,打电话给家人求救,然而,被几个人严密看管的她,逃跑和求救一直未能成功。

由于出入都被监视,小露无法将遭遇透露给别人,传销组织的威胁也让阅历尚浅的小露十分害怕,“只要一察觉到有人想跑,他们就要打人。”小露说。

“我现在在云南上班,一个月能拿两千多,二妹刚大学毕业找工作,一个月也能挣几千,我们一定会一分不少的把这笔钱还给医院的。”小宁说。“感谢在内江遇到的这些好心人,感谢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对我们的照顾,感谢医院的通情达理。好几次我都想,要是带着妹妹悄悄的走了,就可以免了这几万元,可是我不能这么做,良心过意不去,也对不起他们对妹妹的救命之恩。”

记者了解到,小宁和小露并没有血缘关系。小露6岁那年父母离异,被小宁一家收养。“我一直当她是亲妹妹,不管付出多少,我都会把她照顾好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58sfa.com内蒙集宁市简灵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- www.58sfa.com版权所有